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执行快报
舅舅“借名”买钩机,“无辜”外甥被悬赏
作者:苏灵艳  发布时间:2018-01-23 16:33:39 打印 字号: | |

南宁法院网讯 外甥耐不住舅舅软磨硬泡,同意“出借”信用,为舅舅提供担保购买挖掘机,谁知舅舅经营不善还不了月供,“无辜”外甥不仅成了被执行人,还成了法院悬赏执行的对象。119日,“外甥”作为被执行人,与申请执行人广西某工程机械销售公司达成了执行和解协议,江南区法院根据申请执行人的申请,撤回了对被执行人何某的悬赏公告。

20157月,何某的舅舅李某找到刚工作不久的何某,向何某透露自己准备买一台挖掘机跑工地,一个小时租金300左右,一天租8小时,扣除人工成本,一天收入也有1500多。虽然自己完全有能力分期购机,但是钩机销售公司要求凡是分期付款的一定要有担保人,所以想让何某为自己提供担保。何某虽然有些犹豫,但碍于面子,只好答应了。购机之初,舅舅李某倒是能正常还款,但半年之后,由于建筑市场不景气,挖掘机长期闲置,李某找不到生意,自然就断了收入,挖掘机也就这样短供了,李某干脆将挖掘机租给别人,对钩机的“烂账”不再理会。

2017年初,挖掘机的出卖方广西某工程机械销售公司向江南区法院起诉,请求法院判决李某支付剩余未付购机款50多万元,何某作为担保人承担连带义务。由于舅舅李某承诺由他自己全权负责偿还,何某完全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而是委托舅舅李某全权代理参与诉讼。法院最终依照分期付款买卖合同,支持了广西某工程机械销售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。

广西某工程机械销售公司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后,由于未查询到李某、何某名下有可供执行财产,李某拒绝交出挖掘机供法院执行,而根据李某、何某在购机过程中提供的联系电话与联系地址均无法有效送达。1130日,江南区法院依照申请执行人广西某工程机械销售公司的申请,在微信公众号、“今日头条”客户端等媒体向社会发布了对被执行人李某、何某的悬赏执行公告。

201712月初,何某的微信突然收到了同事转来了的一条“今日头条”文章:《欠钱不还,广西河池市XX县三人被法院悬赏》,点进去一看,原来是江南区法院的悬赏公告,而自己赫然在目。何某顿时觉得五雷轰顶。何某立即主动联系了悬赏公告中留下的举报电话,经过向法官了解,何某才意识到舅舅所谓的“全权负责”,根本不是他自己就能说了算的,自己作为担保人,依照法律规定就必须承担保证责任。何某立即联系了舅舅李某,李某告诉何某,自己也看到了这条信息,对于连累外甥被悬赏的事,自己也感到很内疚,但是自己确实无力还款,还请何某谅解。何某气不打一处来,但是冷静过后,他再次联系了执行法官,请求法官出面,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和解。

2018119日,何某依照执行法官的传唤来到法院,在此之前,他已经成功劝说舅舅将挖掘机交出用于抵债。在执行法官的组织下,何某与广西某工程机械销售公司达成执行和解协议,除了挖掘机折价抵偿部分债务外,剩下债务,将由何某分期进行偿还。

在笔录上签完字,何某很感慨地说:“莫要把自己的信誉不当回事,莫要以为法定义务可以转嫁。”

来源:江南区法院
责任编辑:伍彬
您是第位访客